离歌

主吃业渚。主写业渚。

哇啊啊成绩出来了啊!!我班级排名终于准备会去前5了!我生物全班第一耶!
开心炸了,
数学进步了十分!老师给瓜子仁。。。
语文上了80哇!!
就怕英语翻车了现在!
妈耶,我在说什么?
希望我语文进了班级前10,超想要那本教材全解!

来自看了成绩语无伦次的离歌

没想到我如此

渚视角,ooc,以及求一个题目就是在
没想到我如此(  )填一个,
这是我语文作业,
在线等,急,拜托了!

初见的时候,我被几个A班的人欺负。那时,他救了我。

突然出现的他,把手搭在欺负我的其中一人身上,露出一个张扬的笑,一时间我竟然忘记了我还在被人欺负。

下一秒,他就直接拎起欺负我的人的领子向后一摔,背对着我。

“谁打扰小爷搞.....”地上的人怒气冲冲的叫嚷着,等他一抬头发现摔自己的是一名红发男子,立马向后逃窜还不忘大吼一声。

“老大?为什么跑啊!”一个卷发男子不解的看着地上的人问。

“卧槽,你傻啊!那是赤羽业!还不快跑!”地上的男子连滚带爬叫上其他人走。

“你没事吧?”红发男子向狼狈的我伸出手。

我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几秒,我才反应过来。

“啊,我没事的。”我扶着他的手,任由他用力把我拉起。

他在口袋里翻了一下,翻出一瓶草莓牛奶递给我。还晃了一下,示意我拿去。

我不解地看着他,“那个,我麻麻说不可以乱拿别人东西的。”

“哦,那这个你不要我就丢了。”红发男子看了我一下。

我立马接过,总不能真让他丢了,浪费粮食。

“我叫赤羽业,你叫什么?”他看我接过草莓牛奶,问道。

我吸了一口,含糊不清“朝天渚。”

赤羽业突然笑了起来“朝天渚?好奇怪的名字。”

我一下子被呛到,咳嗽了几下“别乱叫别人名字!我叫潮田渚!”

我有些不安的站在这,喝着救我的人的草莓牛奶,还吼了他一下。一时我们都尴尬的站在这。

我打破了沉默“emm,我先回家了?”我小心翼翼的说着。

“啊,也对,那再见。”赤羽业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我也只当这是一次小插曲。没想到几个月后,我又被他救了。

这次不是那几个A班的了,想必是因为赤羽业的原因吧。几个同班的人把我带到一个小巷子里。

“这次,赤羽业可不会帮你了哟!”看来是那几个A班的人的小弟,看来这次打是躲不过的了。

眼看他们逼近,我下意识的把自己缩在角落里,以减少自己的面积。

我感觉到光线暗了下来,一点是他们越来越靠近我了吧,我听到呼呼的风声,开始了吗?我抱紧了自己的头,却没等到想象中的痛楚,我小心翼翼的露出一只眼睛窥视,却正看见赤羽业一拳打在同班的邪澄脸上,那一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赤羽业没有管他,而是手一扬,向后面的桂晨打去,同时腿也往前一踢,把邪澄踢倒踩在脚下。

“赤羽大人,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欺负同学!”邪澄被踩了一脚立马腌了急忙高呼。

“那,还不叫人滚?”赤羽业把后面的桂晨打倒,笑着问。

“我滚我滚。”邪澄从地上爬起,飞快的向外冲。其他人互看了一眼,学着妄邪跑走。

我连忙把眼睛遮住,听到脚步声,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放在我的头上。我抬头,就看见他逆光对我笑。

“诶,又是你啊,我又救了你一次哦。”赤羽业对我说。

“谢...谢谢。”我犹豫的站起来和他道谢。

“没事,你给我买一瓶草莓牛奶就好了。”我看见他嘴角勾起一个恶魔的微笑,感觉有点危险呢,我甩甩头,把自己想法甩掉。

第二天,赤羽业被告打架,导致学校里其他被赤羽业打过的人不满他的人,也都齐齐告状,于是赤羽业休学了。

一次月考过后,我因为成绩原因,被调到了E班。在E班呆了一个月后,赤羽业也来了E班,我在赤羽业走后怕被欺负就学了打架。所以我们在一次模拟训练中打了一架,关系就好了起来。

很快毕业考到了,我在赤羽业的帮助下奇迹的进入了年段前10。

至于帮助的过程中,为什么我会和赤羽业在一起,就等我之后在说吧。

段子

我似乎弧了很长时间了
所以摸一个段子,希望你们看到的题目没歪吧
我尽力了
嘛...这算是业渚一生推的番外吧

“业君这题怎么做?”潮田渚指着题目,看着赤羽业。

         _____
128√e980

“哦,我看看”赤羽业艰难地把目光从潮田渚的锁骨离开,看了一下题目。

“emm,这题这么写就好了。”赤羽业把手从潮田渚身旁探出,在潮田渚的草稿纸上写下一串数字。

             _____
    128√e980
=ILoveyou

潮田渚因为赤羽业写的字是歪的,和字比较密,就下意识的念了出来。

“I  love you  。。。。”潮田渚后知后觉的红了脸“业!!!”

业渚一生推11

业渚一生推11

茅野枫看到这一幕,脚步瞬间停下,静静的凝视着两个拥吻在一起的人。

难道我真的没机会了?茅野枫难过了一会,就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业渚两人分开,嘴角带出一丝银丝。

“看来麻烦的灯泡走了呢~”赤羽业一手插兜一手揽着潮田渚的腰,心情颇好地吹了声口哨。

“?”潮田渚脸色还在泛着因为缺氧而形成的红晕,听到这话疑惑的抬头望向赤羽业。

“没什么,来,我们去玩吧!”赤羽业拉起潮田渚的手,跑向一旁的摊子。

潮田渚一时不查,被拉出几步,就使了点力气顿在原地,“业,我们不和其他人会和吗?”潮田渚眨了眨蓝色的眼睛看着赤羽业。

“。。。”赤羽业被潮田渚拉了一下,疑惑地回头就看到潮田渚对他使出了一个wink,赤羽咽了一下口水“那我们去找他们吧。”

赤羽业走到潮田渚身边,看潮田渚拿出手机给E班的大家打电话,时不时插上一句。

“嗯,这样就确定大家都在神社那边了呢!”潮田渚挂了电话,看着赤羽业,用眼神示意赤羽业带路。

赤羽业拉着潮田渚穿过人群,一步步向神社走去。“渚,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赤羽业发现了什么,把潮田渚摁在旁边的长椅上,就向那里大步走去。

潮田渚疑惑的抬头,发现赤羽业已经不见了,“唉,真是的。”潮田渚小小声的抱怨了一下就乖乖的坐在长椅上等赤羽业。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吧,潮田渚没看见赤羽业回来,掏出爪机,打了个电话给赤羽业。

“嘟嘟嘟”一阵忙音。

潮田渚眨了眨眼,再打了一个。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个机器女音的声音。

潮田渚脸上的笑容加深,他站起身,站到椅子上,他向赤羽业大概走的方向看去,(看了许久,成了一块望夫石bushi)

于是他看到一个“赤羽业”拉着另一个蓝发少年在捞水气球的水池前,似乎在聊什么,潮田渚的眼神凝在了他们拉在一起的手。

蓝发少年的身高大概和赤羽业比矮一些,但还是比潮田渚高,潮田渚一下子坐了下来,准备再等赤羽业十分钟,等赤羽业过来,听他的解释。所以潮田渚拿手机拍了张照片。















来猜猜看另一边的赤羽业在干什么嘞??

是不是很好奇啊?嘿,你猜啊!

猜到也没奖。

气不气?

反正你气也打不到我!

略略略!












好吧,其实赤羽业是远远地看到一对红蓝的情侣挂饰,准备买下来送给潮田渚,给潮田渚一个惊喜。然而潮田渚并不知道这一切,并受到了一个惊吓。

潮田渚面前的人群突然开始骚动。潮田渚疑惑的倾听了一下。

路人A“你看你看,那一对人好好看啊!”

路人a“对对对,超好看!一红一蓝的!果然红蓝出cp啊!”

路人B“而且他们好高啊,红发的大概有180了吧?蓝发的也有175了吧!”

路人a“管他呢?这么好看,不会是模特吧?”

路人A“估计是,你看那个蓝头发的,那肌肉,啧啧啧。”

潮田渚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想了想自己的身高,小小的“哼”了一声,难道赤羽业...潮田渚不敢细想。

哼,本渚不高兴了,赤羽业还不快来哄哄我!


赤羽业的身边的人群也开始轰动。

赤羽业一个转头,就看见那对红蓝。

卧槽,小渚不会把这个明显没我高的人看成我吧?!这是赤羽业第一个反应。第二个反应是拿着挂饰付了钱,连找的钱都没拿就跑去找潮田渚。

潮田渚,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赤羽业内心不安极了,他看见潮田渚站在椅子上,心下一松,就看见潮田渚看着那一对红蓝,眼睛一红,就坐下了。

牙白!出大事了!赤羽业加快步伐,向潮田渚的位置飞奔。



嘿,我又卡文了,嗯,对就是卡文了,才不是懒呢!

不考到班级前五不改名

完蛋了!
月考成绩全爆炸
语数英物
及格的我就两科
还是擦及格线过的

班级排名也掉了两位。

不考回70不开新坑!不更文!

生气!

周五还有家长会。

我还要在现场!

业渚一生推10

业渚一生推10

于是潮田渚和赤羽业在一起了。

全书完



开不开心,我又填了一个坑














想太多。不可能的

毕竟我还那么多梗没写呢!

我现在才发现茅野枫特别ooc
来不及改了,要改的话整个剧情都要改,所以就将就看吧。

以下正文
~~~~~~~~~~~~~~~~~~

业渚一生推

布丁:为什么昨天渚没来啊!超无聊的!

矶贝:不知道诶,好像是周六就生病了。

前原阳斗:我看到了,是赤羽业把潮田渚抱进医院的哦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前原阳斗:就看到的啊,那天我感冒来着,去医院拿药。

布丁:!!??我的渚,离我而去

矶贝:话说不是今天要集合和杀老师一起去夏日祭吗?你们怎么还在?

前原阳斗:哈哈,我已经到了啦!

布丁:我还在想到时候该找什么理由给渚送礼物。PS:我已经在快到了。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啊?!那只章鱼组织的活动我不想去诶。

矶贝:中村同学。。。杀老师会伤心的吧?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伤心就伤心吧。枫你为什么去嘛?都不和我开黑。

布丁:可是去夏日祭能看到渚君。所以,对不起了啦!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等等,既然潮田渚有去,那么....赤羽业也会去的吧?!

前原阳斗:赤羽业的话已经到了哦

矶贝:中村是不是又想搞事了?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诶呀,被发现了呢!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我想问赤羽业为什么潮田渚前几天没上课。

布丁:赤羽业?!!!他不会又对我家渚干了什么吧?不可饶恕!!!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枫酱怎么了?

布丁:我渚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就一言不合就晕倒!

布丁:肯定是赤羽业对渚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啦!

布丁:超凶.jpg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那我去帮你问问啊,别气。

布丁:对了,你们说渚会喜欢这个吗?

布丁:〔音速忍者杂志封面.jpg〕

矶贝:潮田渚很喜欢这部电影哦。

前原阳斗:对啊,之前才看到潮田渚和别人在店里面看这个。

潮田渚女装会会长:幸好你没说是谁,不然枫铁定得炸。

布丁:谁?赤羽业?

茅野枫付了钱,买下杂志,看了一眼屏幕,“哼”赤羽业怎么可能和我抢渚。

茅野枫回到主页面,点开通讯录,熟练的点开A潮田渚

茅野枫等了一会,听到接通了“喂?渚酱吗?”

“枫!”里面穿了潮田渚微微生气的叫声。

“好啦,我不闹了,渚你在哪?有去夏日祭吗?”茅野枫心情颇好的笑了一下。管你什么赤羽业,渚还不是回我了。

“恩,有去,现在我在....”那边传来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和潮田渚小声的“业,你别闹,我和枫聊天呢。”

“渚?你怎么了吗?”茅野枫气到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说出的话却伪装出没什么事的样子,带一点担忧。

“没事。”赤羽业凑到潮田渚耳边对手机说。

“赤羽业!你要对渚做什么?!”茅野枫边担忧的问,边打字给律子问渚的地点,律子很快就给出了地点,茅野枫向给的地址跑去。

茅野枫气喘吁吁跑到那里,看到的却是潮田渚被赤羽业抱着捧着头亲。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艾特学姐 @ねこ

学姐说要给我那篇赤花配图!!!

学姐!!!快画!!!

学姐的点文

    无法逃避




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开始变得很奇怪。

虽然依旧张扬,自信,但在你面前,总是不知该做什么

你的笑容总是能让我的心脏漏掉一拍,在第一次帮助你打跑了那些不良你为了感谢我而抱上来时我甚至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我喜欢上你了。

在你看来,我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只不过更要好一些。

返校后来到你的班级时被众人包围的我与在一旁默默望着的你。

直到在一次任务后,你被同学们包围,而我,在旁边默默望着。

“想要你,想和你在一起,想亲吻你”自己的欲望在叫嚣着,却被自己努力狠狠地抑制下去。

直到某一天在想起你时,我突然剧烈咳嗽,随着掩着嘴的手拿开,几片雏菊花瓣从手掌中滑落在地,还好并没有被人看见。

那次之后花瓣会陆续的从嘴里吐出。说话时,洗漱时,特别是在你面前时,还好我运气好,你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我查阅了所有已知资料得知了这种症状的起因和解决办法。

“暗恋对方时便会从嘴中吐出花瓣。”
“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双方两情相悦便会治愈。”

最终我选择了逃避,毕竟“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从自己这样,自信,狂妄,傲娇的人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并且我不可能会和你两情相悦,毕竟都是男孩子

从我选择逃避那一刻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生根发芽。

花瓣的数量也慢慢增多了,从最初的两三片变成了十多片,数十片。次数也多了。

于是我开始变得不爱说话。给予你的回应也变成了几个短暂的音节。

“业,你变得很奇怪。”
“有吗?。”
“能和我多说几句话吗?”
“抱歉,渚。”
很抱歉。只能在心里说。

渐渐的,我们的关系变得疏远了。

不过也已经挽救不了什么了,我已经病入膏药。

自己的脑袋已经连续痛了几晚,昏昏沉沉的,自认为是熬夜打游戏太久睡眠不足引起的。

其实现在真的很痛。疼痛充斥着大脑,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可不敢和你说。

紧接而来的,右眼视力也跟着直线下降。

仅仅过了一星期左右,因为甚至看不见眼前的东西而带上眼罩,你问起时,也只是用“打架时不小心。”来搪塞。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到你将我忘记,一想起眼睛就会很痛,很痛。我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惨叫。

第二天中午起来,在镜子里看到了从右眼眼眶中伸出来,并固定在眼眶边上的藤蔓的根茎与两株雏菊。

表面伪装成无所谓,其实很害怕,所以我退了学,闭门不出。

翻阅了自己所有的资料,并没有任何的记载,看来自己是第一个患病的人?

我的大脑渐渐被根茎盘距,随着花苞的慢慢绽开记忆力也随着渐渐衰退。

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忘记了东西放在哪,忘记了刚才在想什么,忘记了我吐花的起因……

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你。什么都忘记了。

那一晚坐在床上轻抚被花朵给取代的眼睛,手指轻轻勾画着眼眶,“眼眶里的花朵和口中吐出的花瓣真是绝配啊。”这么想着,用匕首将花朵的根茎给挑起。
迎接自己未知的结局。

再次被你吸引。

雏菊花语——深藏在心底的爱。

tbc

对,有后续,可我不是很想写。 @ねこ

我一天怕是要艾特十次学姐。

这个看的懂吗?毕竟赤花是我第一次写的,不是很懂这个梗。如果看不懂回头我给你们分析。

这文风自己都不认得

学姐点了赤花诶!

等着吃刀子吧你们!

默默在艾特学姐 @ねこ

秀你妈恩爱〔下〕

秀你妈恩爱

“啊!抱歉,似乎让你想起不愉快的回忆了。”我挠了挠头,向他道歉。

“没事。”他沉默了,我也加快速度准备快点完成这一路程。

“这里啊~”突然他开口了,于是我放缓速度,听他讲。

“业就在这里上班呢!”他感叹了一句便没了下言。

在我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我问他“你要不要买蜂蜜水?”

“嗯?为什么要买那个。”他似乎有点好奇。

“蜂蜜水可以醒酒啊。”

“啊,那麻烦停一下。”我一停车,他就飞快的跑下车。

“渚真是的”后座传来一声幽幽的怨念。吓了我一跳,提醒了我后座还有人。

“明明知道我酒量好,还担心我醉,虽然还是醉了一会。”赤羽业抱怨着,我一时不敢接话。

“啊呀,我家可爱的小渚回来了呢继续装好了。麻烦你不要引起渚的什么不愉快的记忆”他说着,最后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警告我。

“na↗gi↘sa”他用着一个奇怪的方式叫着潮田渚。我看到潮田渚的速度加快,冲了过来。

“业,怎么了?给,这是蜂蜜水,听司机讲可以醒酒。”潮田渚拉开车门坐进去。

他俯下身子,在赤羽业不知是嘴还是鼻子的地方落下一吻。该死的靠背,居然我挡视角。

“啊!渚酱,我没醉了啦~”赤羽业拖长语句,“不过如果是小嘴喂我的话....”赤羽业没说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听到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潮田渚红这脸,喝了一口,去亲赤羽业。

赤羽业顺从的任潮田渚为所欲为。不过就在潮田渚渡了一口蜂蜜水给赤羽业的时候,赤羽业的眼神都变了喂!绿幽幽的,活像一匹饿狼。

赤羽业拿过一旁的蜂蜜水,自己喝了一口,一手摁住潮田渚的后脑勺,渡了进去。我忍不住在心里嚎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可我就是忍不住看。

潮田渚脸色通红,粗喘着气。赤羽业这是笑着看他,“不管多少次,渚都学不会换气呢!”

我转过头,开车。我听到潮田渚颤抖的声音“业,还有人呢!”和赤羽业带着笑意的“那就让她开快点,我们回家办事。”

你们两个不把单身狗当回事是吧!我徒生一股FFF的心情。于是我加快速度,突然听到“渍渍”的水声,不会他们两在这里就....我不敢细想。

又一个弯,我听到赤羽业闷哼一声,和潮田渚的一声“抱歉。”

哼,看我怎么整你们,恩爱狗!

我加快速度向那个地点驶去。终于,一缕灯光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刹住车,“到了。”

赤羽业先下车脸色都是得意的笑容,。潮田渚后下车腿都软了哆哆嗦嗦的下车,刚碰到地就被赤羽业一个横抱抱起。

“多少钱?”潮田渚问。

“35”我冷漠的丢下一句。看着潮田渚从赤羽业身上扒拉出一个钱包,找出一张100递给我。我低头找钱。

“给,找65”一抬头,他们人都不见了。

妈的,果然还是很讨厌恩爱狗啊!我回头一看,柯柯,蜂蜜水倒了有一半在我的坐垫上。所以刚刚的钱还算了清理坐垫的钱?!

嘿,晦气,去接下一单吧。





业渚点文的第一篇。

第二篇看我学姐点什么梗了! @ねこ

秀你妈恩爱〔上〕

秀你妈恩爱


几年前,我从y市来的k市开出租车谋生。做这工作,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幽默诙谐,有的人失意忧郁,还有人自命不凡。但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两个给佬。

那是今年的情人节的深夜。我接到城郊的一个要车的消息。我想,可能是一些参加完晚会的人或是来k市找女朋友,男朋友过情人节的人。

我到达那里的时间是12点左右。是一个别墅区,叫车的那一栋黑黝黝的立在那,从窗帘透出一点灯光。

我按了两下喇叭,稍稍等了一会,从门内走出两个人。一个个字较矮吃力的扶着一个个字高的人,于是我摇下车窗“你要不要帮忙?”

“不,不用了,谢谢。”个字矮的那个缓慢地扶着那个高个子的人靠近。

在车灯的照耀下,我看清了他们。高个子的是个红头发的男孩子,头发似乎用了很多发胶固定,醉醺醺的。矮个子的是一个蓝头发的,好像是女孩子的,绑着双马尾。

“emm,你能帮我开一下车门吗?”懒蓝头发的人说,我依言下车,拉开车门,帮她把她手上的包放进车内。

“感激不尽。”她坐进后座。“没什么,我是帮助客人。”

“你真是个好人。”她说,她打开手机,报出一个地名。

我坐进驾驶座,开车。

“渚~”突然后座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

我心下疑惑,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们一眼。红头发的在试图强吻蓝头发的,不过蓝发的转了头,才使他发出这个不满的声音吧?我这么想着。

“麻烦停一下车,谢谢”蓝头发的说着,扶着红头发的头。我停了车,看着他们。

蓝头发的妹子在车一停就低头去亲躺在她大腿的红头发的人。红头发的把手摁在蓝头发的后脑勺。两人亲吻在一起,发出“渍渍”的水声。

我一噎,转过头不在观看。

过了一会,蓝头发的说,“麻烦了,请开车吧。”顿了一会,她像是想起来什么,“啊,我叫潮田渚,这个醉汉叫赤羽业。”

“那个,潮田小姐,可以问你和赤羽业是什么关系嘛?”我八卦了一下,可是潮田渚的脸似乎黑了一点。

“我是男生了啦。和业啊....是好朋友哦。”潮田渚说着,笑了!真好看!

“诶!看不出来呢?这么可爱。”我悠哉悠哉的等起来红灯,顺手八卦“你们刚刚不是....”在接吻吗?剩下的我不太好意思说而咽在嘴里。

“emm,类似炮友吧。”潮田渚似乎特别害羞,脸通红通红的。

我便换了一个话题,“那你们今天是为什么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啊?”我踩下油门。

潮田渚低头看着赤羽业“同学聚会来着,不过没想到业喝这么多。”

我拐过一个弯,路过一所中学。

“诶,这里就是我和赤羽业初见的中学诶!你可以慢慢绕一圈让我回忆回忆吗?拜托了!”潮田渚看到这里急忙拜托我。

“话说,我第一次见他就在这呢?那时我特别羡慕他,那么张扬。”潮田渚的表情充满怀念。

“后来我在书店看到他,他向我搭话,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我们关系渐渐变好,可是后来因为我掉到E班,他也退学了,关系就渐渐淡了,我还难过了很久。”

“可是看你们现在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那是因为后来他回来了,到了E班,然后我们因为一个老师而关系上升,我们班的人都很亲密,互相了解,这全得益于那位老师。”

“那位老师是?”我看快绕一圈了,打断他的话。

“杀老师,什么是这么叫他的,不过他现在已经去世了。”潮田渚声音里透着悲哀。

“啊!抱歉,似乎勾起你不愉快的回忆了。”我挠了挠头,向他道歉。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说,可是我太困了。
明天继续写。

点的文自己抱走,因为大家都点业渚,也没有限定啊,所以就这样啦!

日常艾特学姐
@ねこ